漳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伟禄集团(01196-HK)再指Emerson指控及臆测均为毫无根据及误导

www.sytfyd.com2019-09-23

Weilu Group(-HK)于今年8月被艾默生售罄。威路集团董事长林晓辉于2014年接管该公司后,向深圳注入两处物业以维持正常业务水平。然而,两个项目的实际投资账面价值为6倍,评估值增加至16.4倍。这意味着该公司的净负资产为32亿元,这使得该公司破产。

该公司作出第二次澄清公告。董事会认为这些陈述是虚弱,无目的和恶意的。该公司认为艾默生在其文章中提出的指控和假设是毫无根据和误导的。

董事会特此向股东和市场报告如下:

艾普森再次在第2条中提出了关于EMERSON所谓收入对环境保护分类的贡献的荒谬和毫无根据的指控。艾默生在Weilu上使用所谓的“信用报告”作为Weilu在2017年和2018年零收益的“证据”。在艾默生发表第2条之前,董事并未意识到所谓的“信用报告”的存在或起源。公司可以访问艾默生网站提供的链接,阅读所谓的“信用报告”,并发现(i)没有迹象表明报告及其发布单位的来源; (ii)虽然报告没有指明其所涉及的财政年度,但公司认为文章中提到的“去年”和“今年”分别指的是“好运”。截至2007年12月31日和2018财年的财政年度; (iii)报告的“本年度”损益栏中没有数字。该董事坚决否认艾默生的指控,即Willow在2018财政年度没有录得任何收入。署长特此声明,自2008年9月起,有色金属和废铜的销售已经实施。

入伟禄之业务范围。经扩大之经营范围及业务已获所需批准并已纳入伟禄的章程,及已向深圳相关政府机关存档。

董事确认,伟禄于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买卖废料之收益88,200,000港元(即人民币74,500,000元)已在当地税务机关部门存档。董事注意到,尽管该所谓“信贷报告”有包括某些伟禄于二零一七年及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之资产负债表资料在内,及某些截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财政年度之损益资料,惟该所谓“信贷报告”将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之每一项损益项目均列为零。本公司不明所以然。Emerson明显地是使用该所谓“信贷报告”损益一栏之数目(即零)而达致伟禄于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并无收益之指控。董事认为Emerson选择性地及偏颇地分析伟禄财务数据之举,实属恶意作为,完全不可接受。

Emerson一再引述本公司于日期为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之收购公布内之披露,当中提及环保公司于收购时主要作为其客户(为广西省之回收商及废料处理商)废料采购代理商,并依此重覆指称环保公司在中国政府收紧废料进口规例(“经修订规例”)下,不可能维持稳定收益。Emerson显然是故意忽略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年报及澄清公布所披露之事实。本公司谨此向股东提述澄清公布当中已明确说明环保集团已修正其业务模式以减低经修订规例造成之影响。

本公司谨此指出,不仅环保集团改变其业务模式,其中国客户同样亦已为应对经修订规例的影响而修正彼等之业务模式,并将其加工分部转往海外,由广西省迁至东南亚。作为其中国客户供应链之一环,环保集团已将通宝位于广西之废料采购及加工业务营运迁至马来西亚,经环保集团的马来西亚分包商分拆废料并进行加工(类似通宝于中国之加工运作)。经加工处理之废料其后出售并运予其中国客户位于马来西亚之海外分部,以供后者将废料进一步加工成铜及铜锭等材料作彼等之出口或供当地市场之用。尽管货品于马来西亚交付,就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地区收益明细而言,相关收益入账列为向中国市场之销售,此乃因为“市场”乃根据客户所在地分类(见二零一八年财政年度年报所载综合财务报表附注内附注6(a))。本公司谨此驳斥Emerson于文章二中对环保分类收益之指控为误导且不负责任。

谨请股东参阅二零一九年中期业绩公布以了解环保分类之业绩:环保分类于截至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止六个月录得收益292,100,000港元(按同期比增长156.7%)。会计处理Emerson在文章二质询本集团就环保公司的直接控股公司应付环保公司之款项(“该笔款项”)进行会计处理时所采用之会计政策。董事确认该笔款项乃根据香港会计师公会颁布之“香港会计准则第7号-现金流量表”第16段入账为环保公司之投资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当中订明“导致产生财务状况表内之已确认资产之开支乃合资格分类为投资活动。自投资活动产生之现金流量例子包括向其他方作出之现金垫款及贷款(金融机构作出之垫款及贷款除外)”。

董事确认,本集团就该笔款项所采纳之上述会计政策属恰当并符合香港财务申报准则。EMERSON就投资物业之估值提出之疑问估值基准及假设Emerson质疑停车位估值所用之假设,有关假设指停车位“可于公开市场出售”。董事获估值师告知,估值师于达致对投资物业停车位之估值之意见时,其采纳停车位“可于公开市场出售”之假设,当中已计及中国停车位市场之独特状况。

在中国,停车位使用者就停车位之长期使用权(其不涉及单独土地使用权)以一笔过付款安排乃属市场惯例,年期可长达20年,并可于到期后重续。鉴于有关市场惯例,估值师认为有关长期使用权之租赁代价就停车位市值而言为具代表性之参考。估值师亦知悉临时停车位之月租租金须符合深圳及广东省其他城市之政府定价规例(为物价管制行政管理制度之一部分)。

鉴于市场租金或由此而产生之回报实际上并非自愿买方与自愿卖方之间的“市场”租金,因此估值师认为有关租金或回报未必适合作估值用途。在此情况下,估值师已就估值采用直接比较法,当中参考可从公开渠道随时获得且具足够参考价值的停车位长期使用权资讯中的最低要价。Emerson亦顺带指出,伟禄雅苑之所有住户均为可能于数年内搬离之租户,因而提出为何会有住户承诺长期租用停车位之疑问。董事谨此澄清,尽彼等所知及经合理查询后,有关住宅单位已/将根据政府之相关住房政策出售予合资格买家。董事获估值师告知,彼等对停车位于收购投资物业当时之市值进行之估值及其他后续估值之时,所涉物业会否全部租出对估值而言并无关系,原因是该等物业于关键时间处于交吉状况以及估值乃为得出该等物业在“可于公开市场出售”之假设下之市值。估值师进一步告知本公司,彼等观察到停车位之租用证主要按短期基准(如每小时、每日及每月停车位租用证)授出。

估值师认为,即使停车位(尤其是位于中国之停车位)之停车位租用证被终止,其市值亦不会受到任何重大影响。投资物业之投资成本Emerson继续指控投资物业于被本集团收购前之账面值远高于其取得之报告所显示之投资金额。本公司谨此重申,收购通函所披露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投资物业实际投资额人民币2,291,000,000元属正确无误。Emerson于该报告所引述之投资金额(即澄清公布所述的“Emerson指称之实际投资额”)乃摘录自本集团旗下公司就规划及立项申请所提交之相关可行性报告。当中所示之Emerson指称之实际投资额为初步资料,并视乎项目之实际发展而定。

诚如澄清公布所披露,投资物业之实际投资额主要指土地成本、主要大楼建设成本、资本化利息开支以及其中一项投资物业之发展及管理费。本公司谨藉此进一步澄清观澜物业之实际成本较伟禄雅苑之住宅楼宇为高之原因包括但不限于:(i)后者乃根据与政府预先协定之楼宇规格及建筑成本指数兴建,其乃整项伟禄雅苑之土地出让条件之一;(ii)按照政府部门之规定,伟禄雅苑之住宅单位发展成本主要包括相关建筑成本,但不包括如土地成本及公用设施之建筑成本等其他成本;(iii)观澜物业之楼宇结构较伟禄雅苑之住宅楼宇复杂,所使用之建筑材料及成本均有所不同;及(iv)停车位之建筑成本较交付予政府之“毛坯房”住宅单位建筑成本相对为高,原因是停车位主要建于地库,需要进行挖掘及加固工程,成本较建于地面上之单位为高。

Emerson亦于文章二引述四个声称邻近光明物业之项目(但并无指名识别)之“实际”投资成本,指上述项目之平均单位成本为每平方米人民币1,843元,用以支撑其对有关收购通函内之投资物业投资成本被高估之指控。本公司并不清楚Emerson所提述之四个邻近项目之实际位置以及Emerson所摘录有关该等邻近项目之上述“实际”投资成本之资料来源。因此,董事无法就此作出评论。

(文章来源:财华社)

(责任编辑:DF358)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