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聚焦日本政坛:不祥的政坛新潮流 或让安倍都愕然|安倍|马克龙

www.sytfyd.com2019-08-25
?

不祥政治圈子的新趋势

176d-icmpfwz9613118.jpg Yamamoto Taro

[东方观点]

从8月1日到5日,日本召开临时代表大会。与过去不同,这次国会从以下两个方面展示了“偏离传统悠久历史”的趋势。

首先,在7月21日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保护国民免受NHK侵权党(日本很少听到的党,以下简称”N国党“),”这位41岁的人李华孝成功当选为参议院议员。 NHK是日本广播协会的缩写。它是日本最大的媒体机构,其地位与中国中央电视台相似。然而,NHK的主要资金来源不是广告,而是日本人支付的“收费”。查看地面信号的标准是每月1260日元(约82元人民币),卫星信号是2,230日元。约人民币145)。这些费用由NHK的“访客”征收,这些“访客”是在无薪阶段工作的。收费后,面试官将在用户门上张贴“NHK标签”。

“N国家党”代表李华小智,曾在高中毕业后进入NHK财务部。 2005年,利华小智提出上级纠正NHK会计腐败问题。但是,NHK的管理层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所以,他把这个消息传给了日本主流的综合性周刊杂志《周刊文春》。随后,各大媒体曝光了这一点。因此,Tachibana Takashi受到NHK的内部惩罚,不得不“辞职和辞职”。

七年后,Tachibana Takashi建立了“N-National Party”,并强烈主张“如果NHK使用'信号加密'的方法,它只会向收取了观看费的家庭提供电视信号,而不愿意为不愿意的家庭提供电视信号NHK。没有必要关注采访者所困扰的“收债”。今年7月,利华小智凭借这一想法成功当选议员。 “打破NHK强制收费制度”。

8月1日,利华小智作为议会议员首次进入国会大厅。面对众多媒体记者,他郑重声明:

“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像战场上的一名士兵,战士站在倒台上。接下来,我必须击败NHK!”

然后,他开始在场地游泳,并迎接了大约10名“坏成员”(由于“不恰当的”言论或丑闻而被开除党员的成员)。

作为一名报道日本议会新闻30年的政治记者,Tachibana Takashi的“首秀”让我有了不祥的预感。“非国家党”很可能发展成为一个极右翼政党。从某种意义上说,NHK是“日本权威的象征”。目前,“N国党”的目标是NHK,但在不久的将来,它将继续扩大其目标范围。

其次,由演员山本太郎领导的极左派政党“土地与新选举”诞生了。 “郎河”是今年5月1日新皇帝继承后的日本新年,而“新选”则是150年前日本明治复辟时期的“革命军”。 “发起对抗的京都罗宁勇士集团的名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土地和新选举“的目标似乎是在混乱和时代再次将日本带向正确的方向。

事实上,秩序和新的选举团体确实在大力推动“建立一个让穷人和弱者都可以安心生活的完全平等的社会”。其中一个证据就是该党选出两名严重残疾人参加之前的日本参议院选举。此外,这两位候选人也达不到预期,并成功当选。

其中一位当选人员,木村佳子,在童年时期遭遇重大事故。另一名当选者Jing Yan患有严重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除了眼睛和身体,你必须依靠人工呼吸器来维持你的生命。他们的成功选举使新团体和“专注于创造弱势群体,能够幸福地生活”的社会形象深深植根于日本人民的心中。

与此同时,日本议会也在紧急建设中,增加了大型轮椅通道和议会席位。在大会的第一天之后,两位新成员刚刚上映,他们被媒体记者包围。当被问及参加国会的第一印象时,木村芳子幽默地回答说:“我认为天花板很漂亮。”因为她处于躺着的状态,她的助手将她提升到国会大厅,所以她只能看到天花板一见钟情。

通过这种方式,日本媒体对这次大会的关注集中在新兴的极右翼和极左翼政党上。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领导的执政的自民党和最大的反对党立宪民主党都成为支持者。

纵观世界,今天的欧美国家也处于极右翼和极右翼政治家的状态。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最热门的候选人是主张抵制的极右代表唐纳德特朗普和极左派的巴尼桑德斯。同年,英国极右派也提倡抵制宣布“脱欧”。今年7月,保守党领袖鲍里斯约翰逊继任英国首相。

2017年,德国极右党AFD(德国选择)也主张抵制移民,在此次大选中从以前的“零席位”赢得了94个席位,从而成为德国一夜之间的第三大政党。这也成为德国人在阿道夫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党诞生之后多年没想到的情况。另一方面,左翼党和绿党的席位数也从69个席位和63个席位增加到69个席位和67个席位。

同年4月,法国举行了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来自共和国前进党的伊曼纽尔马克龙以24%的选票赢得了榜首。第二,第三和第四名是来自极右翼党派(21.3%)的共和党人弗朗索瓦菲永(20%)的滨海勒庞。而左翼党派“左派”领袖Jean Luc Luceron(19.6%)。换句话说,极右翼和极左翼派对以及传统的共和党候选人几乎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最终,极右翼党派候选人Marina Le Pen在同年5月的大选中一路走来。你知道,如果是几年前,“极右翼政客进入大选”无异于阿拉伯之夜。

在大选中,Mark Long再次以66.1%的选票击败Marina Le Pen(投票率为33.9%)并当选为法国总统。然而,许多人预测,在2022年的法国总统大选中,玛丽娜勒庞将击败马克隆并被加冕大宝。

去年3月,意大利举行大选。下议院最大党和超左派的“五星运动”中的席位数已飙升至109个席位。第二大党和极右翼联盟赢得的席位数已飙升至126个席位。最后,两党领导人马特奥萨尔维尼和路易吉迪马约担任副总理,佛罗伦萨大学法学院教授朱塞佩孔戴担任总理。毫无疑问,由极右翼和极左翼政党组成的联合政权极不稳定。就党的力量而言,极右翼党派萨利尼的“右转”只是时间问题。

可以看出,“极右翼党派的崛起,其次是极左派政党”已经成为欧美政治的一个突出特点。

目前,这种趋势似乎已经涌向日本。让右翼政党代表安倍感受到这个时代的阴霾,即将到来!

主编:赵明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