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如果生命来自意识而非物质,那么人生就不是悲剧美学

www.sytfyd.com2019-08-28

如果生命来自意识而不是物质,那么生命就不是悲剧美学

从出生那天起,人们就注定要一步步走向最后的死亡,生命中将会有死亡。这是一种自然法则和生命法则。因此,在本质上,生命是一种悲剧,生命是一种悲剧性的审美。

中国文化为自然与生活的研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无论是《易经》,《黄帝内经》,《道德经》,《金刚经》等儒家,佛教和道教文化,它在观察生活方面都是敏锐,独特和深刻的。它是其他文化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佛教,生根,开花和结果,站在宇宙的高度,以了解生命。对生命的观察,研究和理解已达到人类智慧的极限和深度。他们所表达的,最强调和最突出的是生命意识。

作为中国文化的核心之一,生命意识始终贯穿于中国文化的建设和发展。中国文化的悲剧美学直接来自意识的核心。

世界上没有汽车,只是通过人类意识核心的各种汽车零件的临时组合;

世界上没有桌子,而是通过人类意识的核心由各种木材创造的临时结构;

世界上没有生命,生命只是“气”的集合,“气体在天生就会聚集,空气就会消散。”根据易经的“气论”,《易传咸彖传》提出“气”是万物的变态,“本质是物体,灵魂是变化的”。可以肯定的是,有形物质是由无形气体组成的。这种看不见的气体是灵魂的灵魂,灵魂也是意识,灵魂是流动的意识。所以这个“气”是指自然意识的核心;

世界上没有地球,地球只是四种元素(地下水和火)的临时组合。它在“形成环形”的过程中循环,从空的开始,最后是空的。根据佛教的“唯有”理论和老子的“道”以及现代的“当代宇宙论”,这种“空”意味着“不”或“道”或“承诺”,它指的是意识的核心。宇宙。换句话说,自然意识和宇宙的核心是周期性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人类意识的核心必须来自自然意识的核心,它源于宇宙意识的核心。因此,所有物质世界都来自这个有意识的核心,《金刚经》指出:“一切都是法律,比如梦想的泡沫。”所有的事物(包括肉体)都是一个梦想的泡沫,它也是空的,它是空的。它来自空气并返回空中。因此,不仅生活,而且所有事物最终都是空洞的,它们成为悲剧美学的。

“人与自然的关系,自然与人的统一”是指人与宇宙在意识核心中的关系,也是解读中国文化的关键。人的生命对应于大自然的春,夏,秋,冬。人生的过程也可以在四季中表达出来。用这种表达方式,揭示了悲剧的意义。

春天是万物生长和成长的起点;秋天是万物衰落的起点。

春季和秋季是两个最容易让人感受到时间变化和生命损失的人。人们不得不从青年走向衰老直至死亡。人类最无助的事情就是面对永远逝去的时间。

现代材料科学似乎使人们已经达到了他们想要做的地步。人类可以凭借科学力量干扰所有物质的东西。然而,人类别无选择,只能感叹并无助。世界上没有时间,时间甚至空间都是意识的产物。当人类面对有限的生活和无限的生命追求时,这就形成了一种矛盾。这是一个悲剧,所有这一切都来自于这个意识的核心。

春秋季节最能让人感受到世界的变化,也能刺激人们对生活的思考。《黄帝内经》指出:“人们出生在天地,四方法就形成了。”它指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深层联系。用现代科学解释是量子纠缠。人与自然有着深刻而稳定的纠缠机制。表面材料体感觉不到的情感交流方式。

自然场景可以触发人类的情感,人类的情感也可以突然进入自然场景。

在人与自然情感的不断交换中,人们不同的情感会聚集在不同的自然景观中。通过这种方式,自然界中的物体(物质)成为人类情感(意识)的载体,天地万物都有情感分工,可以在四季中交替。随着时间的自然景观的流逝,它成为一种可以带来悲剧意识的物质,随着时间流逝的生命也随之而来。

总之,物质是意识的载体,生命也是如此。它源于同一意识的核心,是悲剧的美学。

秋天总是受到不同朝代文人歌手的青睐。秋天最初对应于悲伤。

李白有一首诗:“只是看不到黄河的水涨天而起,冲向大海也不会回归。君不见高唐明敬悲伤的白发,赵汝卿的丝绸变成了雪。 “

时间,风景和生活不是在不断变化,而是在不断传递。这就是佛陀的“无常”。在中国文化中,无论是古代绘画还是诗歌,最常见的是我们有一种“悲伤的秋天”的感觉。这种情绪甚至反映了中国文化的主要氛围,我们必须正视和探索这种感受。

秋天是衰落的开始。秋天是四季的自然和流通的变化,但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才开始,不回头。面对一次性生活的流通本质本身就是残酷而悲惨的。时间对个人的生活漠不关心。因此,时间是一种悲剧意识,是对生命的限制。对于有远大抱负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时间已经触动了人们的悲剧意识。即使是孔子,一个把生命视为水的伟大的圣人,却在漓江面前发出一声叹息,恐惧和悲伤:“死者就像一个丈夫,熬夜。”

《黄帝内经》有人指出,秋天是金,方位向西,主要谋杀对应于五音的“商业”。 “商业”是五音的悲哀。 “生意,受伤,事情都陈旧而悲伤。”秋天,天空高,云彩轻,西风越来越冷,黄叶落下,山寂寞。秋天有太多悲剧诗的图像。

屈原的“悲伤的秋天”情绪也在纸上猛烈抨击:“皇帝的儿子下降到北方,目睹了它。秋风,洞庭之下的树林之叶。“悲伤的秋天,占据了伟大诗人杜甫诗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甚至可以说”悲伤的秋天“情怀贯穿杜甫的生活并且已经发展出大量具有深刻热情和深刻情感的歌词:“古老而悲伤的秋天是强烈的,自我意识的,今天是今天最好的.”生活是暴力,悲惨和贫穷。在疾病老化之际,诗人独自走到河边,向远处走去,不禁从中间哀悼。面对秋风,面对宁静的秋天,诗人唱出了最动人的哀悼:“风急匆匆,白鸟飞回来。无限落下的树木生锈,长江是万里通常是秋天的客人,他已经在舞台上待了一百多年。困难和艰辛,粉碎了新的浑浊酒杯。“

这种悲伤的秋天感受和悲剧意识都是由于人类面对自然循环而宇宙是无限的,但生命是有限的,生命只是一次性的叹息。但这真的是生活的核心吗?

如果生命源于意识而不是物质,那么生命的核心就是自然和宇宙意识的核心!然后生活可以回来!人生不会是悲剧美学!

至少我们应该明白,因为我们面前的生活是虚幻的,所有物质的欲望和享受最终都会成为梦想!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这么着迷呢?为什么不积极面对未来呢?我们应该相信古人的经验和教导。我们应该相信宗教主张人们应该“善行,做善事”。至少它不会受苦。

10: 23

来源:意识世界

如果生命来自意识而不是物质,那么生命就不是悲剧美学

从出生那天起,人们就注定要一步步走向最后的死亡,生命中将会有死亡。这是一种自然法则和生命法则。因此,在本质上,生命是一种悲剧,生命是一种悲剧性的审美。

中国文化为自然与生活的研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无论是《易经》,《黄帝内经》,《道德经》,《金刚经》等儒家,佛教和道教文化,它在观察生活方面都是敏锐,独特和深刻的。它是其他文化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佛教,生根,开花和结果,站在宇宙的高度,以了解生命。对生命的观察,研究和理解已达到人类智慧的极限和深度。他们所表达的,最强调和最突出的是生命意识。

作为中国文化的核心之一,生命意识始终贯穿于中国文化的建设和发展。中国文化的悲剧美学直接来自意识的核心。

世界上没有汽车,只是通过人类意识核心的各种汽车零件的临时组合;

世界上没有桌子,而是通过人类意识的核心由各种木材创造的临时结构;

世界上没有生命,生命只是“气”的集合,“气体在天生就会聚集,空气就会消散。”根据易经的“气论”,《易传咸彖传》提出“气”是万物的变态,“本质是物体,灵魂是变化的”。可以肯定的是,有形物质是由无形气体组成的。这种看不见的气体是灵魂的灵魂,灵魂也是意识,灵魂是流动的意识。所以这个“气”是指自然意识的核心;

世界上没有地球,地球只是四种元素(地下水和火)的临时组合。它在“形成环形”的过程中循环,从空的开始,最后是空的。根据佛教的“唯有”理论和老子的“道”以及现代的“当代宇宙论”,这种“空”意味着“不”或“道”或“承诺”,它指的是意识的核心。宇宙。换句话说,自然意识和宇宙的核心是周期性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人类意识的核心必须来自自然意识的核心,它源于宇宙意识的核心。因此,所有物质世界都来自这个有意识的核心,《金刚经》指出:“一切都是法律,比如梦想的泡沫。”所有的事物(包括肉体)都是一个梦想的泡沫,它也是空的,它是空的。它来自空气并返回空中。因此,不仅生活,而且所有事物最终都是空洞的,它们成为悲剧美学的。

“人与自然的关系,自然与人的统一”是指人与宇宙在意识核心中的关系,也是解读中国文化的关键。人的生命对应于大自然的春,夏,秋,冬。人生的过程也可以在四季中表达出来。用这种表达方式,揭示了悲剧的意义。

春天是万物生长和成长的起点;秋天是万物衰落的起点。

春季和秋季是两个最容易让人感受到时间变化和生命损失的人。人们不得不从青年走向衰老直至死亡。人类最无助的事情就是面对永远逝去的时间。

现代材料科学似乎使人们已经达到了他们想要做的地步。人类可以凭借科学力量干扰所有物质的东西。然而,人类别无选择,只能感叹并无助。世界上没有时间,时间甚至空间都是意识的产物。当人类面对有限的生活和无限的生命追求时,这就形成了一种矛盾。这是一个悲剧,所有这一切都来自于这个意识的核心。

春秋季节最能让人感受到世界的变化,也能刺激人们对生活的思考。《黄帝内经》指出:“人们出生在天地,四方法就形成了。”它指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深层联系。用现代科学解释是量子纠缠。人与自然有着深刻而稳定的纠缠机制。表面材料体感觉不到的情感交流方式。

自然场景可以触发人类的情感,人类的情感也可以突然进入自然场景。

在人与自然情感的不断交换中,人们不同的情感会聚集在不同的自然景观中。通过这种方式,自然界中的物体(物质)成为人类情感(意识)的载体,天地万物都有情感分工,可以在四季中交替。随着时间的自然景观的流逝,它成为一种可以带来悲剧意识的物质,随着时间流逝的生命也随之而来。

总之,物质是意识的载体,生命也是如此。它源于同一意识的核心,是悲剧的美学。

秋天总是受到不同朝代文人歌手的青睐。秋天最初对应于悲伤。

李白有一首诗:“只是看不到黄河的水涨天而起,冲向大海也不会回归。君不见高唐明敬悲伤的白发,赵汝卿的丝绸变成了雪。 “

时间,风景和生活不是在不断变化,而是在不断传递。这就是佛陀的“无常”。在中国文化中,无论是古代绘画还是诗歌,最常见的是我们有一种“悲伤的秋天”的感觉。这种情绪甚至反映了中国文化的主要氛围,我们必须正视和探索这种感受。

秋天是衰落的开始。秋天是四季的自然和流通的变化,但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才开始,不回头。面对一次性生活的流通本质本身就是残酷而悲惨的。时间对个人的生活漠不关心。因此,时间是一种悲剧意识,是对生命的限制。对于有远大抱负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时间已经触动了人们的悲剧意识。即使是孔子,一个把生命视为水的伟大的圣人,却在漓江面前发出一声叹息,恐惧和悲伤:“死者就像一个丈夫,熬夜。”

《黄帝内经》有人指出,秋天是金,方位向西,主要谋杀对应于五音的“商业”。 “商业”是五音的悲哀。 “生意,受伤,事情都陈旧而悲伤。”秋天,天空高,云彩轻,西风越来越冷,黄叶落下,山寂寞。秋天有太多悲剧诗的图像。

屈原的“悲伤的秋天”情绪也在纸上跳跃:“皇帝下到北珠,模糊而悲伤。秋风卷曲,在洞庭玻璃木的叶子下。悲剧的秋天在杜甫的诗歌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悲惨的秋天”的情感贯穿于杜甫的生活,演变了大量充满笔触和深刻情感的诗歌:“老人们意识到悲惨的秋天和强大,今天他们将享受自己“杜甫一生都在徘徊,痛苦和沮丧。在疾病的绝望中,诗人独自一人走到河边,爬上高处望向外面。他忍不住悲痛欲绝。面对秋风和宁静秋天的水,诗人演唱了多年来最动人的悲伤歌曲:“猿猴在匆匆的风中吹口哨,白色的沙鸟飞回竹青。”无边的倒下的树木和长江的无尽的滚滚。数千英里的悲伤a和秋天经常访问,在舞台上独自生病了一百多年。困难,艰辛,霜冻和新的制动杯。 这种悲伤的秋天感觉和悲剧意识都植根于人类面对自然循环和无限宇宙的事实,但生命是有限的,生命只有一个叹息。但这真的是生活的核心吗? 如果生命来自意识而不是物质,那么生命的核心就是自然和宇宙意识的核心。然后生活可以回来!人生不是悲剧美学! 至少我们应该明白:既然我们面前的生活是虚幻的,所有物质的欲望和享受最终都会变成虚幻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在现在如此执着,为什么不积极面对未来呢?我们应该相信古人的经验和教导,并相信宗教所倡导的人应该“积累美德,做善事”,至少不会受苦。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