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小说:小叔子寻死住进医院,我全程垫付医药费,婆婆却提无理要求

www.sytfyd.com2019-09-07

儿子飞快地站到叔叔的床头,好奇地问:“小叔,你干嘛呀,打针痛不痛?”

婆婆抹了下眼角,“你叔他走路不小心摔跟头了,伤了手。”

“叔叔,走路不能看手机,抬头挺胸望前面。”小家伙挺直腰板,认真地迈出步子,“老师教我的,我现在教你。”

婆婆一把搂住孩子,“还是我贝贝聪明,会安慰大人了,听着心里舒服。”

姚毅腾出另一只手来抚摸下侄子的脑袋,不言语。

医院走廊上,马伶俐问姚远:“不是没事,还吊水干嘛,他什么时候能消停会儿。”她不想待在这里。

“医院说随时可以走,他闹着要打针,说打了针才好,没辙给他挂瓶葡萄糖。”

“真是神经……”马伶俐嘴里那个“病”字被姚远一手挡了回头,他紧张地往门内看,生怕被父母听到。

“你别瞎嚷嚷,他是抑郁症,不是那个什么病!让我妈听到,她又该哭上两宿。”

“什么区别?只会添乱子,事情明显不严重,你妈倒好,弄得世界末日一般。这个家不是所有人都要围着他转!”

马伶俐不再搭理他,走向护士站,她想了解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那个亲戚,这里不太正常!”护士指指自己的脑袋,“我们赶去的时候听说起因是跟人吵架,他拿着水果刀,用刀背割肉,说什么血液在沸腾,要放点出来凉快凉快,没把我们吓死啊……以他那么大的劲,刀不是反着的,手该被切下来了!”

一家人无所事事等了快两个小时,儿子玩了会手机趴在马伶俐的大腿上睡着了,姚远跑前跑后找护士拨针头,交费,还要安慰他那喋喋不休委屈劲特足的父母。

没事了总该各回各家,公婆却执意要去饭店吃个团圆饭,“压压惊,还好毅儿没事。”

姚远耸耸肩膀,讨好地看着马伶俐,她自然不好再拒绝。

饭后,三个大男人抽烟说笑,贝贝在前台玩游戏,婆婆邀马伶俐到侧位坐坐,“咱婆媳好久没说心里话了,难得见面聊会天。”

马伶俐知道婆婆这茬一定是有事向她开口,心里尽管不乐意,没有表现出来,一起出了包间门。

3

大厅里几个比贝贝还小的孩子在追追打打,脸蛋红扑扑的,李桂香像是忘记了婆媳间的聊天约定,目光游走在那堆孩子身上。

“你看那丫头,白白胖胖的多可爱,还有那小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让人欢喜。哎呀,现在的孩子一个比一个长得乖,就没见过有丑的。”李桂香说。

马伶俐托着下巴,不时点头表示认可,刷着手机漫不经心。她脚上挤着细高跟凉鞋,恨不得马上回家光脚板,也不知道婆婆究竟有什么大事同她探讨,还要这样绕弯弯。

李桂香开口了,“伶俐,我这辈子没生过女儿,真是把你当自家的丫头,你说我对你好不好?你坐月子连冷水都没让你碰过,这些年我从没站在婆婆的位置上对你。”

你对我好不好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请点击下方↓↓↓【下一章】

达到当天最大量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