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创业老臣离职、股东减持潮背后的景峰医药

www.sytfyd.com2019-08-04

景丰医药背后的创业老将和股东减持的离去

6月初,我收到了一封年度调查信;它还被列入医疗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清单;表现承诺期刚刚通过景丰制药业绩斩斩

a32d232ba92d4a7482da267b333059d7.jpg

新京报

6月初,收到年度查询函的景峰药业也被列入2019年制药行业质量检验记录清单。

从年报查询函和景丰药业的回复来看,京丰药业近年来的表现大幅波动。 2014年,其回国净利润一度增长85.65%,增速继续下滑。绩效承诺期到期后。 2017年,其回归母亲的净利润曾一度“腰”,2018年回归母亲的净利润没有回到承诺期的高峰时刻。 2017年,十大关键客户中有四家也损失了50%以上。

同时,从2018年7月到现在,景丰药业共有四名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密集离职。其中,有许多老部长,如建伟光和欧阳艳丽。

最重要的子公司大连德泽股东已在公司工作多年。在此期间,天雁茶资讯显示,2018年6月1日,景丰药业最赚钱的非全资子公司大连德泽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德泽”)受到大连金浦新区的行政处罚。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交虚假证明或采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以获得公司登记”。

7月10日,景峰药业拟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长城资产湖南分公司”)《战略合作协议》签约,景丰药业将在哪里下一步?

表现承诺期刚刚通过京丰药业表现,并询问了2018年度报告

1995年,叶祥武与他的第一任妻子窦启玲共同创办了义顺药业。 2004年9月,义顺药业上市。 2014年12月,离开义顺制药的叶祥武带领景丰药业推出了天翼科技。这次和叶祥武一起,他在资本市场上,以及建伟光,李伟等老部长和叶祥武的妻子。张辉和她的女儿叶高静。

在后门期间,京丰药业做出了业绩承诺。 2014 - 2016年景丰药业综合声明的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78,800元,人民币4,500元和人民币93,000元。景丰药业完成了业绩承诺。在履约承诺期后,京丰药业的业绩大幅下滑。 2017年,景丰药业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2亿元,同比下降-52.33%。 2018年,京丰药业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额。利润为1.87亿元,与业绩承诺期之间的差距仍然很明显。

6月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年度报告函,询问景丰在履约承诺期内表现下滑的原因。京丰药业回应称,景丰药业的综合报表净利润高于景丰药业综合报表的净利润。 2017年,京丰药业的综合声明实现净利润1.62亿元,其中包括上述业绩承诺。京丰药业的主要合并报表净利润为3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景丰药业母公司的净利润-9900万元,新根药业的净利润-0.22亿元,金沙医院的净利润为93.142万元。元,云南莲屯骨科医院有限公司和云南莲塘妇产医院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2556.57万元。

2017年,上述景丰药业综合声明扣除了返回母亲的净利润26.02%。景丰药业表示,其中之一是:受市场环境影响,公司药品销售价格下降,为了维护市场,公司进行营销改革,加强营销网络,加强专业学术推广,市场准入和投标。覆盖,下沉营销渠道,逐步实现代理控制转向自控渠道,推动终端数量,从而导致销售费用增加。景丰药业2016 - 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43亿,13.5亿和11.98亿。其中,销售费用占2017年收入的52。2%,2018年为46.33%,而医药行业平均为25.11%。

2019年第一季度,景丰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95亿元,同比下降23.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19.65亿元,同比增长26.84%,反映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真实经营水平。扣除后的净利润为-万元,同比下降1017.71%。

在年度查询函中,深圳证券交易所还询问:在目标履约承诺期重组后,有一个或几个主要客户的收入急剧下降。京丰制药在回询询问函时表示,重组的目标是2016年。在前十大客户中,2017年收入总额中有四个下降了50%以上。

在2018年年报开始时,贵公司与关联方京泽生物的预付款余额为6480万元。报告期内,余额增加330万元,偿还2430万元。期末预付款余额为4380万元。这样做的原因是从他们那里购买技术。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其解释购买上述临床试验批准的进展情况或接受相关技术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数据传输,服务提供和支付进度;期初和期末的景泽生物预付款的组成和报告期泽生已向贵公司偿还了2430万元。贵公司是否向Jingze Bio提供经济援助?

在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年度报告的回复中,京丰药业表示,该公司未向景泽生物提供经济援助。独立董事表示,公司的投资基金不存在或被关联方挪用或风险。

售后后遗症:子公司子公司大连德泽已经拥有多年,并于同年因提交虚假证书而被罚款。

借壳上市后不久,2015年1月26日,景丰药业通过了全资子公司上海风丰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丰药业”)和大连德泽股东浙江德清红旗投资合伙(限量)合伙)。德清惠君与大连德泽实际控制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和增资协议。景丰药业以一揽子方式完成了大连德利药业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大连华力金港药业有限公司。收购53%的股权。

然而,收购完成后不久,景丰药业与谢涛之间就存在专利纠纷。此后,景丰药业与大连德泽第二股东浙江德清汇君投资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德清汇君”)之间的争议不断升级。德清惠君反对大连德泽延长营业期。在此期间,2018年6月1日,大连德泽“由广东省金浦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因”提交虚假证明或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而接受公司登记“。

公告显示,大连德泽成立于1998年7月17日,营业期20年,于2018年7月16日到期。大连德泽主要从事生产榄香烯原料,为其全资子公司提供原料。大连金港。大连金港是大连德泽的唯一销售客户。自2015年以来,大连德泽一直是京丰药业最赚钱的非全资子公司。 2015 - 2018年度报告显示,大连德泽分别实现净利润5065.6万元,万元,8994.5万元和9940.50元。万元。

2018年8月,在大连德泽商业时期到来的关键时刻,大连德泽的第二大股东德惠会军展开了反击。

在大连德泽运营期届满前,大连德泽于2018年4月24日和5月14日召开了两次股东大会,审议了“公司关于延长经营期限的议案”,并提出了合理的价格。回购或景丰药业以合理的价格购买的方式为德清惠君提供了退出渠道,遭到了德清惠君的反对。景丰药业将把德清惠君送回法院。此时,德清惠君持有大连德泽40%股权,德清惠君的大股东谢惠芬持股比例为90%。邵金尧持有德清汇君10%的股权。 7月19日新京报记者下午,我打电话给德清惠君。工作人员说,透露谢惠芬与谢韬之间的关系并不方便。然而,该公告显示,德清汇君是一家可以发挥重大影响力的有限合伙企业。

2019年3月18日,大连德泽召开股东大会。参与股东就延长经营期达成和解,并同意延长大连德泽经营期。 7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景丰药业秘书办公室,了解大连德泽的继续运营情况。工作人员说,公司与德清惠君之间的纠纷已经解决,大连德泽正常运作。德清惠君的工作人员还向新京报记者确认了景峰医学秘书办公室。

记者注意到,大连金泽是大连德泽的唯一销售客户和全资子公司,于2018年7月3日被大连金浦新区环保局因超标排放标准或排放总量控制指标而被罚款。惩罚。

许多老部长离职,多个股东减持了他们的财产

自2018年7月以来,京丰药业共有四名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密集离职。其中,有许多老部长,如建伟光和欧阳艳丽。

于2018年7月11日,欧阳艳丽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及公司子公司持有的各种职位申请辞职,并辞去董事会职务。辞职后,欧阳艳丽不再担任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任何职务。欧阳艳丽曾担任义顺医药证券的代表,并参与了京丰药业后门的固定增长。

6月5日,简伟光出于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执行副总裁及公司子公司各职务的职务。辞职后,Jian Weiguang不再担任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任何职务。

与此同时,许多股东,包括高管,都在大力减持他们的股份。截至2018年6月29日,景丰药业副总裁兼总会计师丛淑芬减持了景丰药业0.086%的股权,并兑现人民币3,261,300元。减持后,他仍持有景丰药业0.26%股权;截至2018年7月11日,简伟光持股减少0.51%,兑现1968.46万元。减持后,仍占京丰药业的8.27%。截至2018年7月11日,欧阳艳丽减持了景丰药业0.13%的股权。持有权益后,持有持有人仍持有京丰药业0.9%股权的权益,兑现万元;截至2018年7月31日,刘华持有景丰制药股份后,将景丰药业的股权减少1%,兑现3,792,900元,现金股份有2.66%的股权。截至7月17日,张辉减持其在景丰药业的股权减少0.11%,兑现471万元,并在减持后持有京丰药业4.14%的股权。

新京报记者张伟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